旅游

当前位置:文化汇>旅游>旅游杂谈>正文

苏式园林图鉴之沧浪亭,极富古意,可以一观

来源:传统活儿  发布日期:2019-12-10 16:56

坐于沧浪亭,如入深山幽篁里,周遭一片古朴自然之气,竟忘却凡间种种,忘却这沧浪亭不过是闹市中的一隅。——编者按

苏州以园林闻世。

拙政园、狮子林,常年游人如织,近些年改了制度,游客以身份证件预约方式入园,依然不减其火热。我除了两三年前特意去赏过拙政夏荷、狮子林腊月冬雪,就再未曾去过。

从前做学生的日子以学生证之便,遍赏苏州园林,对游赏园林,还是有些薄见。以我观之,沧浪亭为最佳,其次为艺圃、环秀山庄、耦园,郊外的石湖渔庄、东山启园还可一看。

苏州园林始于春秋。其时,苏州为吴国都城,吴王阖闾、夫差父子于城内外大兴土木,建造行宫别苑,长洲苑、姑苏台、华林园、馆娃宫等,就是园林之雏形。

沧浪亭是五代时,吴越广陵王钱元璙近戚中吴军节度使孙承佑的池馆。今为苏州四大名园之首(其余三园为拙政园、狮子林、留园),位于苏州城南人民路东侧,近三元坊,周边夹有历史名街十全街、凤凰街,占地1.1公顷,与可园相对而视。周边地处繁华,可徒步走去网师园、苏州大饭店、南园宾馆、苏州图书馆等地。记得此前读《繁花》,其中有一段:一群上海洋气男女来苏州谈事情,住在苏州大饭店,吃吃玩玩,闹闹情绪,夜晚出去走走,饭店竟关了,便躺在沧浪亭门口几块大石头上眠了一夜。

我对书中这个情节记得尤为牢固,倒不是其他原因,只因沧浪亭门前格外有雅意,能躺在大石上睏(睡)一夜,并无狼狈。沧浪门前水深而碧,石桥连接,苏舜钦曾于其上泛舟,行船至盘门。

苏舜钦何许人也?宋代大诗人、大文豪、大书法家,与宋诗开山祖师梅尧臣合称“苏梅”,著有《苏舜钦集》《苏学士文集》等。他曾因支持范仲淹,为朝中守旧派所恨,被贬吴中,以四万钱买下了这所园子。后又择北碕(北边曲岸上)傍水构亭名“沧浪”,取自《孟子》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”,并自号“沧浪翁”,写有律诗《初晴游沧浪亭》:

夜雨连明春水生,娇云浓暖弄阴晴。

帘虚日薄花竹静,时有乳鸠相对鸣。

著有散文《沧浪亭记》以“前竹后水,水之阳又竹,无穷极。澄川翠干,光影会合于轩户之间,尤与风月为相宜”描述沧浪风光。

清代沈复生于沧浪亭,婚后与新妇芸娘居于沧浪亭隔壁。《浮生六记》讲述,芸娘婚后半年,从未去过沧浪亭,一傍晚,夫妇二人由婢女陪同,穿过游廊假山,逐步登上园中沧浪亭,二人坐于亭内,下铺毛毯,观月色而发感慨:“少焉,一轮明月已上林梢,渐觉风生袖底,月到波心,俗虑尘怀,爽然顿释,芸曰:‘今日之游乐矣,若驾一页扁舟,往来亭下,不更快哉!’”

这藏于林木山石间的沧浪亭中刻有一副对联:清风明月本无价;近水远山皆有情。上联出自欧阳修的《沧浪亭》“清风明月本无价,可惜只卖四万钱”,下联出于苏舜钦的《过苏州》“绿杨白鹭俱自得,近水远山皆有情”。

除了这古木幽然的沧浪古亭,园中还有翠玲珑、自胜轩、寒光堂、印心石屋、闻妙香室、看山楼、名贤祠、面水轩、藕花水榭等景,曲廊环合、飞虹凌渊、古木参天,以小地,造深景,伴有五百多名先贤碑壁,其中包括季札、伍子胥、李白、白居易、范仲淹、韩世忠、唐寅、林则徐等。

此园所胜非在精工细琢,而在善于造势,充分利用“水”之妙——门前引入活水在园中流通,水边植有箬竹,隔断遮挡,使人流连于清幽竹影间,又不会将园景一览无余。顺着轩榭复廊一路漫走,时闻人声,时见水流,时听鸟语,然而却不知人在何地,水往何流,鸟于何处喧鸣……直至走通四下,登上沧浪亭,坐于幽然亭内,才于这半空初见园之几侧,甚至可窥见后头小学校的风景,只是仍不能将园内所有景观尽揽。

坐于沧浪亭,如入深山幽篁里,周遭一片古朴自然之气,竟忘却凡间种种,忘却这沧浪亭不过是闹市中的一隅。穿梭于游廊间,又似辗转于书院、行宫、别苑里,虽占地不过1.1公顷,却仿佛千亩之大,实在是妙中之妙,非亲自走一遭,无可说!

作者:奇妙丸

原标题:苏式园林图鉴之沧浪亭,极富古意,可以一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分享到各大社区